追蹤
魚麗人文主題書店‧魚麗共同廚房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01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翻雲覆雨手

顯智律見傳達消息,阿澤第一時間的反應是:「那我還沒畫完的兩幅畫怎麼辦…?」天外飛來一筆,聽得顯智都想捶他了,阿澤接著悠悠說:「這樣也十四年了啊…」兩人便都哭了。

愛哭鬼顯智,和太太凱特是法律系同學,鄭性澤案是他們的共同話題。阿澤知道了,很誠心地說,離開看守所那一天,如果顯智去接他,請帶凱特一道去,他要當面謝謝她,顯智又哭了。

我打電話給陳燕飛先生,從裁定到離開的種種細節,請教他的個案經驗,讓阿澤和大家都能做好準備,畢竟那是十四年來熟悉的生活,雖然一直想離開,但也是一種特殊的告別。

阿澤只有他戲稱中所牌的囚服,沒有適當的配備能融入人生新場景。面對鏡頭的時候,我希望他坦然自在有尊嚴,起碼要穿得合稱。

他得找時間做身體檢查,視力應該已經老花,需要配眼鏡了吧。睡不好的夜裡,我在床邊做筆記。

訂了燕巢的潘順龍手工麵線,彷如拜天之舞的拉麵功夫,和著陽光、勁道和麵香的麵線。桂槐說要為吃素的阿澤做當歸麵線,當歸。



阿澤總說我們是他的家人。我未曾以此自居,也未嘗深究他對家的定義。但我清楚阿澤被剝奪了什麼,又渴望什麼。

該阿澤的,總是得還給他。裁定釋放,重啟審判,願檢方有作為,願法官有勇氣。


2016年3月23日發表於 facebook。


延伸閱讀:平反死囚鄭性澤義務律師團聲明稿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