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魚麗人文主題書店‧魚麗共同廚房
關於部落格
  • 1210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牽掛

 見了阿澤就好了吧,拿給他瞧一瞧,吃不到起碼看到了,兩人互相安慰。鐵捲窗開了以後,桂槐一包包從保溫袋裡拎出來說菜,望梅止渴畫餅充飢,阿澤調皮戲弄她:「妳都沒有進步!」桂槐笑鬧抗議:「哪裡!今天已經說很多話了!」
 
臭男生轉移目標:「妳不要出去招搖撞騙,把我說得好可憐!」好無辜的我嚴正聲明,真的有人寄來一箱素香鬆,寫著:「請蘇紋雯轉鄭性澤」,我人在家中坐,什麼也沒有做!
 
然後又開始改作文,說我亂寫,他才沒有點菜,九層塔炒蛋和炒筍子,是因為室友想吃,才請邱顯智轉達要媽媽做的。所以是誤會一場?大家都自作多情?「你喜歡吃什麼?告訴我好嗎?」我看著他,好認真問。
 
「我才不要!」沒有理由,沒有答案,不麻煩別人的堅持魔人,重申不點菜原則,緊接著一個切割的手勢:「我要跟你們告別,不要再來看我了。」
 
我心中什麼地方瞬間凝結,是我寫的什麼傷了他嗎?案情有什麼發展我不知道嗎?一年半來的每個十五分鐘快速翻頁,我不曉得自己做錯什麼,聲音都緊了:「你說清楚!」
 
鄭性澤決鬥似地看著我的眼睛:「我問妳,三月監察院調查報告出來的時候,你們是不是好開心?」廢話!當然啊!「八月再審駁回的時候,你們是不是很難過?」是很難過。「這樣不好,起起伏伏的,不平靜。」他悟道仙人一樣搖搖頭。
 
我瞪視鐵窗那一邊:「你自私,只想一個人承擔。」貌似堅定的傢伙假裝平靜:「我知道我說出來你們一定罵我沒良心…」桂槐直接將公關稿撕毀,擺出沒得談的態勢,兩個兇巴巴女生,不依不饒,二對一合力圍攻,警告恐嚇勸誘,他若拒見,我不單寫信罵他,還每天來找他,一定鬧得他雞犬不寧!「這樣會被扣分耶…」阿澤一時脹紅臉,掩面摸頭破功了:「我只是在心裡面想,沒有付諸行動啊!」
 
大家都笑了…於是調皮鬼又來回馬槍,取笑桂槐:「寫信都只有寫一行!」笑笑鬧鬧,彷彿如常。
 
離開前,接見室的值班人員難得搭訕:「你們講得好開心喔!」我隨口漫應:「鄭性澤很會講笑話嘛!」每回檢查證件監督探視,彼此看著也算熟面孔了,遂讓他參與方才的驚險:「他說要跟我們告別,叫我們不要再來看他了…」聽者愕然。
 
我很想多說點什麼,話才出口就哽咽了:「他怕我們牽掛。」


2014年12月27日發表於 facebook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